廬山天下悠

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九江市委員會發布日期:2018年02月28日打印本頁關閉窗口

 

   廬山天下悠。悠長的曆史、悠久的文化、悠遠的山川、悠揚的遺韻、悠然的從容……一個“悠”字,道出了廬山的獨特風情。

  探究“廬山天下悠”的内涵,可從“廬山九悠”中尋找靈感。

  一悠:文化積澱。

  廬山首次正式見諸史籍,來自《史記》,司馬遷寫道:“餘南登廬山,觀禹疏九江”。在兩晉南北朝時期,廬山的“文化濃度”之高,幾乎鶴立于中華名山之中。佛學宗師慧遠和道學宗師陸修靜分别駐足的東林寺和簡寂觀,成為此後中國文化兩個重要的精神栖息點。司馬遷、慧遠、陸修靜、陶淵明、謝靈運,一個史學家、一僧一道、兩個詩人,廬山就這樣走進了中國文化史。千百年來,廬山是儒、釋、道文化荟萃之地,隐士、高僧、名道的樂土,鴻儒雅士的聖地。

  二悠:詩詞文化。

  雲起千峰看不見,雲開萬嶺見分明。廬山是中國的詩山,是山水詩策源地、田園詩誕生地、山水畫發祥地。中國第一部名山詩詞全集《廬山曆代詩詞全集》收錄作者3500餘人、詩詞1.6萬餘首。廬山以其詩作之多、詩篇之精彩,為中國詩詞史增添了奪目的一頁。著名詩人金松岑說:“泰山似聖,黃山似仙,峨眉山似佛,廬山似詩翁。”

  據統計,現行中小學語文教材中描寫九江美景的詩文有21篇,包括陶淵明的《桃花源記》《歸去來兮辭》,李白的《望廬山瀑布》,白居易的《琵琶行》《大林寺桃花》,蘇轼的《石鐘山記》《題西林壁》,周敦頤的《愛蓮說》等。

  三悠:名人留痕。

  名山自有名人遊,名人常添名山秀。古往今來,多少名人雅士、英雄豪傑慕名到廬山文化尋根,寄情山水、撫弄泉石、把酒臨風、抒懷壯志、詩文留芳。情愁、旅愁、鄉愁躍然紙上,将滿腹的激情、詩情、才情寄予這座大山。

  四悠:摩崖石刻。

  廬山的摩崖石刻有900餘處,成為一本流傳百世的珍貴史書。“第一山”“花徑”“廬山高”“枕流”“龍虎岚慶”……一方石刻,就是一個悠久的曆史故事。石刻無言,千載歲月,一直深情聆聽着大山的絕唱。

  五悠:萬國建築。

  石砌的别墅,讓廬山成為東西方文化的典型彙合處。1870年前後,廬山第一次出現外國人建的别墅;目前,廬山仍遺存有來自16個不同國家風格的别墅630餘棟。

  一棟名人别墅,就是一本厚重的教科書。當年,中外名人在這些别墅裡的經曆、故事,甚至是重大的曆史事件,都已融入了廬山的旅遊文化,成為尋幽探勝的好去處。

  六悠:飛瀑流泉。

  據著名地質學家李四光的論斷,廬山是中國東部第四紀冰川遺迹最典型、最集中的一個山體。冰川遺迹,珍藏了來自遠古的親切問候和幽幽神秘。“水随山轉,山因水活”,廬山的飛瀑、流泉、雲霧、峰巒和99座山峰,讓多少人遐思萬縷、詩興飛揚。“一雨百瀑匡廬水,一峰千态匡廬雲”,廬山真面目,仍隐藏在變幻莫測的雲霧中。

  七悠:曆史大戲。

  當年,胡适先生遊廬山,創作了《廬山遊記》,得出“廬山的三大曆史遺迹代表中國發展的三大趨勢”的著名論斷,“三大趨勢論”聞名中外。“一山閱盡天下事”,尤其是近代以來,這裡發生了諸多重大曆史事件、重要會議,“政治名山”,名副其實。

  八悠:隐逸文化。

  陶淵明的思想,以老莊哲學為核心,将儒道兩家取舍調和,形成一種特殊的“自然哲學”,成為田園詩的魂。菊與酒,成為陶淵明的精神和人格象征。

  中國的隐逸文化傳統源遠流長,孕育了豐富多彩的廬山隐逸文化。自古以來,廬山就是文化名人鐘愛的隐居之地。廬山最早的隐士,可追溯到周朝初期的匡俗,他隐居廬山,“結廬而居”,學道求仙。人們把其隐居的地方稱為“神仙之廬”,又稱“匡廬”。廬山的名稱本身就是隐逸文化的産物和佐證。大隐士陶淵明被譽為“古今隐逸詩人之宗”,還有周敦頤、朱熹等都是廬山隐逸的代表人物。

  許多著名的隐士不忘初心,一代代隐居廬山,苦苦思索如何妥善處理好三大關系:人與人、人與自然、人與社會的關系,與宇宙對話、與山水對話、與古人對話、與心靈對話,同時以靈性和悟性充分挖掘潛在的我,極大地豐富了廬山隐逸文化内涵,提升了廬山文化的傳播力和美譽度。

  九悠:世界品牌。

  1938年,著名作家賽珍珠的《大地》三部曲獲諾貝爾文學獎,其扛鼎之作在廬山中四路的310号别墅内完成,搭起了一座溝通東西方文明的橋梁。

  廬山地處神秘的“北緯30度”,作為世界級品牌名不虛傳:首批世界文化景觀、世界地質公園、聯合國優秀生态景區、中華十大名山、中國四大避暑勝地。廬山博大的胸懷,讓人類的文明穿越時空,群星荟萃,世所矚目。它從容、淡定,悠悠山水,閃耀古今。(潘浔,載于2017年8月16日人民日報海外版